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民回忆录

长祺文化 家族生命故事传承者 长者心理健康呵护者

 
 
 

日志

 
 

《信仰万岁(初稿)》第一章 童年的梦(1)  

2014-08-28 11:28:17|  分类: 信仰万岁:汪老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老学生回忆录(初稿)》第一章    童年的梦(1) - 老年回忆录 - 平民回忆录
 

 感恩父母


     幸福家园、快乐生活、茁壮成长,所有这些都是在曾祖父的行善积德和父母亲的艰苦创业勤俭持家创建的。感恩父母亲把我们带到这美好的人间。

      在我记事的时候,家里辈数最高的就是爷爷。其次,就是父亲(满族叫mama) 和母亲(满族叫nene),我们弟兄五个姊妹五个家里共有十四口人。这一大家子的生活全靠父母亲,除了维持平时的日常生活,每两年还要有一桩婚事,可见父母亲的生活负担是多么重。

    家里经济主要来源就靠父亲务农。但曾祖父汪桂令享受着八旗子弟待遇,一生为他人排忧解困助人为荣,只留下桂二爷尊称没有留下家业,而从爷爷辈开始取消了八旗子弟待遇,父亲只能从三间小土房和半天地开始艰苦创业和勤俭持家。

     父亲是位孝顺而勤劳的庄稼人。十八岁就拴车,鸡叫头遍天不亮就去距家三十多里地的东大山里河边拣石头,天亮已把石头拉回家,再下地干农活。就这样年复一年的拼搏,终于在小土房的西侧建成了汪家大院:正房五间,东西厢房各三间马圈二间,东西后园都很大,是准备儿子们娶妻生子盖房的房基地,高高的院墙黑黑的大门,我就是在这里才来到了人间。这还没完,仍继续拣拉石头,先修门前的大坝台,又为给五个儿子盖房子储备石头,而在后园修起二道墙。汪家大院的每一块鹅卵石(从大河滩拣的石头),都沾满着父亲的汗水,记载着上敬老下养小的心血,更是留给我们后人的无价之宝。

清明献文——童年的梦:㈤感恩父母亲 - 老老学生 - 老老学生的博客

       父亲最喜欢的是这挂大车,它是家里最主要的生产资料。特别喜爱牲口,每次干活回来,先让牲口在院子里打个滚,起来后再抖抖全身的毛来解泛;再给牲口喝足水;才能牵进牲口圈,给牲口添足草料。从大车到拉车的套具保养的非常好,驾辕牲畜的套具上还有一串小铜铃,车一跑起来哗哗的响。笼头上和鞭子上都有一撮红樱,特别威风。谁家要娶媳妇,总是五辆车的头车,父亲特别开心。

     父亲从年轻时起就不抽烟不喝酒,是正派庄户人,是村里有名的务农好手。乌七八糟的事从来不粘边,也瞧不起那些游手好闲的二流子。进城的公路边上经常有“掷色子”耍钱,我想看是干啥的都不让。冬天村里很盛行“压会”赌博,咱家从来没人参加。传说,半夜骑在坟丘上“讨会”最灵,第二天压会保准赢,可赚大钱。三姐年青病逝不能进祖坟,孤零零的丘在他们老王家一块地头上,正是他们讨会的对象。位于谷家子村南,一条田间小道旁,虽然有道旁的两行高大杨树给站岗,随着寒风发出让人毛骨颤栗的尖叫,但怎能吓住那些输红了眼的赌鬼们。父亲怕三姐挨欺负,在一个漆黑的深夜,偷偷的领着我背着家里人,去三姐坟墓上抓压会的人。我们藏在去谷家子路的高岗上,三姐的坟丘头朝西脚朝东看得清清楚楚,从谷家子、东达营、西达营、花园子来人都能看清楚。父亲小声告诉我,不管从那个村来人都不要说话,等他们走到你三姐跟前,再大喊一声,看看都是谁再找他们算账。等了好久好久,除了村里的狗叫外没有一点动静,父亲看看星星说,今天又不敢来了咱们回家吧,可见为了三姐父亲不知偷偷来过多少趟了。

父亲在我的眼里是个很严肃的人,我很怕他,但我从来没挨过他打,因为我从小就能帮大人干活,念书也用心。我越怕他,越想离他远点,越经常叫我单独跟他干活,我就得越用心跟他学,就拿打绳结来说,就跟父亲学会很多种,比如,拴马结、扎口袋结、一头系上越拉越紧的结、中间系上两头越拉越紧的结等等。记得,冬天起大早去城里赶集,父亲总要带着我,我能帮他看堆,还能帮他算账。卖完了粮食就到城南关一个商号家,看看有没有外边的人往家里来信。但我最愿意跟着来这家商号的心思不是信,而是父亲必然从这家商号里,往家里买点好吃的,比如小豆包、细长的小卷子,父亲交完钱,就把热气腾腾的小卷子掰一半给我,然后把其它的揣在怀里,我跟在父亲后面边走边吃,心里美滋滋的。冬天进城赶集,常去南关河边上用高粱秸围起来的油茶摊上,先喝一小碗油茶,又香又甜又暖和,每次喝完我都把碗舔得光光的。

 他也有让我主动接近他的时候,比如,连雨天不能外出干活了,他就躺在炕头上念起书了,先是小声自己念,逐渐声就大了,因为念的都是七个字一句的小八义、大八义,既压韵好听又有故事情节,不知不觉地吸引了全家人都来听,说到逗乐的地方,把全屋的人都乐得前翻后仰,但他却不乐继续往下念,大家赶紧收住笑声静心的往下听,一直念到最紧要的地方,父亲起来把书往怀里一
揣扭转身下炕,一边穿鞋一边说,撒尿去!大家无奈的只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着吧,书揣走了不等怎么办。左等也不回来右等也不回来,我偷着出去一看,回来报告说,别等了,撒完尿又去喂牲畜,发现马料不多了正在选豆哪(给牲口准备饲料)这活可没个头。气的母亲骂道:这个老鬼,真霸道……  冬天的晚上,也是全家最愿意听父亲念书的时候,比夏天还多一个项目,就是边吃刚炒好的落花生边听父亲念书,父亲也不时的跟母亲要两粒花生米,嚼个三口两口的咽了再接着念,全家沉浸于幸福之中。

  我们家的无名功臣,就是母亲。

童年的梦:㈤感恩父母亲 - 老老学生 - 老老学生的博客

 老人家是始祖鄂凌阿第十五代孙媳妇,给满族做媳妇不容易,家规一大堆起早又摊黑,做在前吃在后什么罪都得受;而给满族独生子做媳妇就更不容易。爷爷和父亲都是哥一个,到了母亲给这家生了五男五女,间隔两年一个,成了三里五村的佳话。为此来认干爹干娘的不在少数,而长期来往的,不仅有外姓的朱廷泉还有本姓本辈的汪鼎文等。这样以来亲生的和收认的姑娘儿子一大堆。逢年过节家里热闹非凡,但也真有点招架不起,幸亏有嫂子帮了大忙,不然母亲真要累得好歹的。

 母亲娘家也是满族正黄旗的后裔,天生一双大脚支撑着勤劳的身躯,慈祥的脸上提前布满了皱纹。在我记忆中,很少看着她有闲着的时候,像老蜜蜂一样不停的为这个家操劳着。可想而知,这十几口人家的吃,她要一顿一顿地做;穿,她要一针一针地缝,再加逢年过节还要讲点满族的排场,这无限的劳作,耗去她毕生的时光和精力。

 母亲不识字,可能也没念过书,但能背出很多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还有讲不完的文学名著和历史故事。母亲教子有方,让我永生难忘的是用故事教我们做人做事。每到夏天挂锄之际,就是母亲说古开讲之时。晚饭后,爷爷提前把葫芦架下的用‘蒿子’草编成的‘熏蚊子绳’点燃,驱赶蚊子,然后提着茶壶沏上茶,坐在正北朝南的椅子上,右手煽动着大‘巴椒叶’扇,眼望大门外柳树下石台上的一群乘凉的人。等嫂子收拾完碗筷,又帮着母亲摘一筐豆角从后园过来,孩子们就围上来择豆角,母亲拿着马尾巴做的‘蝇刷子’边给我们赶蚊子边问,今天想听什么,大家就七嘴八舌的抡着说,四姐要接着听‘红楼梦’,我要接着听‘小刀会’,嫂子赶忙插话说,别耽误时间,还是让爷爷点吧,爷爷抿了一口茶说,还是接着昨天说,把‘薛里争东’讲完再讲别的吧。于是,母亲慢声细语的开讲,我们小孩子不愿意听这类故事,陆续的睡着了,一个一个地被送进屋里睡觉去了。有时,也拿我们开开心,七月七的晚上,让我们在后园豆角架下,偷听牛郎织女说悄悄话,不准出声只能偷听,否则就听不着了。个个让蚊子咬的全身起大包,实在受不了跑回来报怨的喊:“什么也没听着啊!”,逗的母亲和嫂子姐姐们哈哈大笑。 爷爷不但不批评他们也在笑个不停。

而到了冬天,晚上嫂子姐姐们,围绕煤油灯挪鞋底子,我们枕在母亲腿上听他讲古论今。从《融四岁能让梨》到《昔孟母择邻处》;从《岳母刺字》到《穆桂英挂帅》;从《红灯照造反》到《闯王进北京》;从《薛里征东》到《清朝成立》,至于故乡的《望儿山》故事和《杨二郎下凡》的神话,以及去《仙从岛拜海神》的传说等更为精彩。 母亲也常有针对性的讲,比如,我最早听到的是,妈妈盼儿子进京赶考老死在山上而形成今天的‘望儿山’;还有‘岳母剌字’、‘闯王进京’、‘孔子周游列国’等等,深深地扎根在我幼小的心灵。

桂二爷一生为他人排忧解困助人为荣,成为十里八乡受爱戴的人。而验证了祖先的教诲:“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才让父亲创建了孝忠齐备、勤劳俭朴、家风严紧、备受关注的汪家大院。四位姐姐都被方圆十里的大户人家给娶走,而大嫂二嫂也是邻村数一数二的大家闺秀;而长子继承祖业为家族传宗接代看家护院,老二老三老四都为新中国的诞生奔赴前线,老五成为人民教师。他的后代们撒落在东北边陲至西南边疆,也是那个年代独一无二的,给美丽的故乡增加了光彩。

  童年的梦,让我无献感恩父母亲和先辈们,让我进一步的懂得了中华民族以家庭为纽带的传承理念:不仅传承着民族的繁衍生息,还传承着祖宗为我们修建的坚不可摧的三道“万里长城”:以伧理道德为核心的精神长城、以和谐有序为核心的生活方式长城、以方块汉字为核心的文化长城。再加上与时俱进,就保证了我们中华民族悠悠五千年来永不被割断并将永远年轻。

  是的。父母亲不仅生了我身,更教会了我怎样做中华民族的传人。“父母呼 应勿缓 ;父母命 行勿懒 ;父母教 须敬听 ;父母责 须顺承。”这些尽管童年没背过但都这样做了。例如:父亲不让我学抽烟喝酒,我就一辈子没抽过烟更没喝过酒;母亲说:"谁家的烟囱先冒烟谁家的高粱就先红尖",我就一辈子没睡过懒觉; 六岁时就跟父亲学会了拴马扣,抗美援朝翻车把我甩到悬崖下挂在树上是拴马扣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七岁时母亲教会了我用针线,如今尽管袜子一元钱一双我还是舍不得扔等等。至于母亲给讲的各种故事都指挥着我走好了八十四年的人生。

    人生“至要莫若教子”,我更是坚决学着做。我唯有的两个儿子都受过高等教育,孙女也大学毕业工作五年了,如今初中二年的孙子更是后来者居上,去年十三岁就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为了中华民族繁荣昌盛培养好传宗接代的人。

      既便如此,我还是愧对父母恩。父亲八十三岁母亲八十六岁先后过世前都坚守在家园,终于没说服老人家过上几天繁华的城市生活。这是对还是非,等我进十七代祖坟时再等着祖先们判决吧。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