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民回忆录

长祺文化 家族生命故事传承者 长者心理健康呵护者

 
 
 

日志

 
 

《信仰万岁(初稿)》第四章 解放北平 (2)  

2014-08-28 23:16:22|  分类: 信仰万岁:汪老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老学生回忆录(初稿)》第四章 解放北平 (2) - 老年回忆录 - 平民回忆录
 


铁龙开花

 

一夜的手术天亮才做完,本想抓紧时间收拾完好好睡一觉,早饭还没等吃完,就来了紧急通知,排以上干部集合去师部开会,谁都不许请假。

部队迅速出发了,来到了一座大仓库,人已经塞的满满的,我们从门口变成了一路纵队,顺着供给部和警卫营的中间缝硬往里挤,等排尾到位后,来个向后转,放下背包坐下,会议就开始了,看样子我们是迟到了。主持会议的是师部司令部的直工科长,他说:现在开会!今天召开的是,全师排以上干部的天津解放祝捷和当前任务的动员大会,下边请师长讲话。

廖仲符师长,在热烈的掌声中,健步向讲台走来。我这是第四次见到他,第一次是在长春郊区庆祝长春解放的大会上;第二次是在抚顺的师直大会上,他宣布我们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九师,编入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五纵队番号为一五五师;第三次是不久前的全师干部大会上,宣布北平和天津之敌已被切断,下达我们参加围困北平的战斗任务。他高高的个子,稍黑略瘦的脸上,闪着两支有神的大眼睛,面带微笑向大家敬个军礼。他拉着高昂的东北腔说:同志们!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天津被我们兄弟部队解放了!仓库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他微笑着抬起两支手又向下放一放,示意大家静下来。他接着说:下一步的胜利就要轮到我们啦,我们也不能落后的太远,我们也要尽快的解放北平!为此,我宣布从今天起,全师总动员,紧缩对北平的包围圈,尽快的拉开解放北平的战斗序幕!台下又是响起了振奋而经久不息的掌声。

在返回卫生部驻地的路上,大家开始议论纷纷,归纳起来一个内容是大战就要开始了,我们要从思想上和行动上做好各项准备,迎接大战任务的来临。

仅过了两天,我从炊事班打饭回来,就看着大车小辆的拉着各式各样的棺材往西头走,看着停瘆人的。晚饭后没事的时候,我们还特意跑到村西头的小树林里看了一下,有很多棺材放在那里,看来真要打大仗了。高桥护士长说:幸亏,咱们又从国民党军马场激获来这些药材,若不然,原来那些恐怕都不一定够用,就从准备这么多的棺材来看,伤员肯定少不了,回去,还得向药材科打个招呼,让他们也要有个精神准备,别到时候纱布绷带供应不上,可要误了大事。

有一天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快走啊,看热闹去!我们手术室的人也都跑出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跟着就往村子东头跑,跑到村子头一看,老乡们来的比我们还多,都在这等着看热闹,到底看什么热闹问谁也说不清,但谁也不离开肯定有好戏看,咱也找个地方坐下等着热闹吧,高桥护士长说。

忽然,大家都站起来伸着脖子往东看,丰台一带处于平原,隆冬季节一望无边。不一会儿,有一列国民党的铁路装甲车,像‘铁龙’一样摇摇摆摆的从北平开出来,车上的各种伪装颜色更增加了龙的特色,装在各节车箱上的炮塔还在不断的转动,真是个庞然大物,无可阻挡。我们部队在铁路上精心设置的各种障碍物,被这个庞然大物就像犁杖耕地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全都给挑开。眼看着这个‘铁龙’已经冲到我们防线很近时,从炮塔上和机枪里就喷出了耀眼的火舌,震耳欲聋的声音传遍四方。我们才开始还击了,迫击炮弹不断的在‘铁龙’身上开花,但不济于事,好像捉虫鸟给大象捉虫一样舒服的大象更洋洋得意似的,‘铁龙’更耍起威风来,整列车上的火力更加猛烈,继续大摇大摆的向前开。我们看热闹的人都紧张起来,难道就没有办法挡住它,眼看就要冲进我们防线了。

正在我们焦急的一刹那,有人在喊:快看,快看,快往后看!我们的视线离开‘铁龙’顺着铁路往后看,发现在‘铁龙’后边的铁路上,有一伙人在做什么,瞬间又离去。我们正在拿闷时,一声震天震地的巨响传来,随着爆炸的声音卷起一股旋风式的尘土,铁路被炸飞路基被切段。这时,敌人防线上的枪炮齐鸣,是想掩护敌人撤退还是庆祝我们爆破铁路成功?战争序幕从此拉开了。

敌人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倾巢出动,像灰蒙蒙的羊群一样向前蠕动着。这时,出人意料的事却发生了。我们的炮火不但没加强去消灭敌群,反倒逐渐停顿下了。说时迟那时快,在我们的炮火停顿的一刹那,又有一伙人(看不清是什么人,也许是我们战士化了装)猛扑到敌人装甲车的后几节车箱,在他们刚离开车箱不远,又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瞬间,‘铁龙’的尾部就起火脱轨了,‘铁龙’争扎着向前没开多远,就喘了几口短气呼着哀鸣而停下来。

这时,我们的大小炮火突然轰鸣起来,在敌群中炸起的灰土筑起一道厚厚的灰墙,把敌群和装甲车严严实实的隔起来。我们的战士跳出战壕和掩体,如同猛虎下山扑向装甲车,这个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曾几何时,没用一袋烟的工夫竟成了瓮中之鳖,没用一个小时就全军覆没。等我们的战士押着俘虏和战力品无影无踪时,敌人气急败坏的向瘫痪在铁路上的装甲车,实施了猛烈的炮轰。瞬间,这列武装到牙齿的铁路装甲车,僵卧在铁路上燃起熊熊大火,从灵魂到尸体彻底覆没在蒋介石这个败家子手里。

后来才听说,在包围北平时,就知道国民党有这么一列装甲车,那时就估计到有朝一日它会出动,因此,围困时只在铁路上修筑了一些障碍物,保留了这条线路。这在孙子兵法里,叫做“引蛇出洞,堵洞捉蛇”真是,敌人的算盘靠我们来运算,绝对准确无误,乃至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

有的战士开玩笑说:蒋介石这个运输大队长,知道我们造枪炮铁不够用,今天又给咱们送来一火车的废铁。还风趣的说:怎么也不到我这来要个收条呢!

从参军以来,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样情景,太过瘾了!间直就像我们小的时候一帮小孩子过家家玩一样。细琢磨起来也怪,国民党怎么就那么傻呢,这不是明摆的事,你出来干什么,这不是白送死吗!是不是,装甲车上的国民党大官想投降啊,不对,要是想投降就直接开出来算了,为什么还要开枪开炮的打我们,最后人也死了不少,好端端的一列装甲车瞬间就变成了一堆费铁,这就是战争!

 

先惊后喜

 

这些日子发生了两件事情,真叫我先惊后喜!

惊的是被当成了发报的特务。

我们驻地的东南方向不远处有尊大佛,老远望去只能看见完整的头部,其余的都看不着,令人有一种想往和神秘感。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几个淘气包跑到跟前看了个究竟。

这是一座在平原上修起的大佛庙,这尊佛可真大,看样子能有四五层楼高,头部露着其它部份仍在直立的庙里。这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孤庙太荒凉了,枯草有一人多高已被积雪埋了大半截,木制的结构已无踪影,残墙断壁散落下来的砖瓦,被多年的荒草和积雪埋着,荒凉的令人生畏,看样子很久很久没有人敢来。

我们壮着胆子,披荆斩棘并蹈破积雪摸进庙内,又小心翼翼的走近大佛脚下,抬头往上一看,我的妈呀!快跑!可了不得,眼看着大佛向我们倒来。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拔脚就拼命向外跑,跑出有半里多地才稳住神,就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喘着长气。我们回首望着大佛的头部仍迄立未动,他头的两侧挂着两个大耳朵,微闭着两支眼睛,一个不太高的鼻梁下,突起的厚厚嘴唇抿着嘴在微笑,好像正在朝笑我们几个是胆小鬼。我们坐在这看了老长时间,觉得他朝笑我们是完全正确的。我们跑什么,不是我们得罪了大佛,他要倒下来压死我们,而是天上的云彩在飞,看我们被吓的夺命而逃,当然要受到大佛的朝笑。大佛的身子什么样?手里拿着什么没有?脚踩在什么上?都没来得及仔细看就被吓的跑出来,也没有兴致再返回去详细看了。

这些天根据上级的命令,将伤病员进行了大清理,能出院的出院,不能出院的转院,部队要攻打北平,我们要做好迎接大批伤员的准备。我们除了补充些药材外,就没有更多的事了,因此,才有时间和兴致想到大佛跟前仔细看看。真没料到,去玩了一趟大庙,惹起一场麻烦。没过几天,指导员,分别找我们个别谈话。都谁去啦,去干了些什么,是谁起的头等。这个地方,在国民党统制时就长期不许老百姓去,老百姓也都习惯了,现在虽然解放了也没有人愿意去,难怪那里荒凉的吓人。我们几个人是这里的长期以来的首批来客,已被人家记录在案,有关部门已来人调查。

原来,侦察部队追踪敌人的电波,经过好长时间被锁定在这里,就设下了观察哨,我们是最近几天唯一被观察到的人。当然,组织上是最了解我们的,这们不可能是发报的人。但由于我们的行动很可能惊动了敌人,给侦察部队造成了麻烦,还是挨了一顿批评。后来,传来消息说,终于在大佛脚下挖出来了正在发报的敌人电台。听到这个好消息,我们特别兴奋,解了我们的心头之恨,洗清了被调查的不白之冤,从思想上放下了包袱。

喜的是国民党求和,古都免去战火之灾。

天津的解放,既堵住了从海上对北平的救援,也切断了北平之敌从海上逃跑,这个战略太英明了。难怪,我们在北平外围只是引蛇出动借机消灭之,并不主动进攻。天津能够很快解放正是我们紧紧围着北平之敌,叫他干着急无法支授天津,这就叫做,“拦腰切断,团团围住,再各个消灭”的战术。现在,北平的解放大局已定,只是时间和解放方式的问题。

人们正在拉紧了弦紧张的备战中,突然,从南向北飞来一架特大的飞机。这架飞机到底有多大,无法测量,但在一个视野里看不全它。出现了这么个庞然大物,人们都好奇的放下了一切,出来看热闹。大家惊奇的看清飞机翅膀两端,各有一个老大的国民党青天白日党徽,胸部放下来的两个轱辘支出很长。就看着它一个劲的往下落,最后落到什么地方了不得而知。飞机从头顶上飞过去以后,才看清楚,飞机本身并不大,只是飞的太低了。不用怀疑,这一定是国民党的飞机,来做什么?是来接国民党要员的?为什么一点战争气氛没有,高射炮火没有一点动静。

成团的迷还没等解开,这个‘庞然大物’又大大方方的向南飞走了,这件事成了当前的中心的话题。尽管,领导们不让大家总议论这件事,该学习就要集中精力学习,该准备就要认真准备,但总抑制不住内心的各种猜测。因为,这架飞机每天都定点来,又定点走,而且随着这架飞机的出现,阵地上的零星战事少多了。我们的驻地正在这架飞机的航线上,我们也形成了条件反射,只要是没有集中活动,大家就不约而同的站在院子里看飞机时,时间一到飞机准来,先是从南飞来,正好经我们头顶上往北飞;时间一到飞机准走,又从北边起来,又经我们的头顶上往南飞去。久了,领导们也和我们一样出去看飞机,等他看够了,反过来又喊:回去,回去!该干啥干啥去,这飞机有啥好看的,天天看也看不够。大家相互一笑耍个鬼脸跑了,但飞机来了照样看。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卫生部,可能许多部队都如此。大飞机的出现,战火的缓和,伤员的减少,已经使紧张惯了的人们,从思想上麻痹下来。

终于,有一天的晚上,召开了卫生部的全体人员大会,领导做了‘深入做好备战工作的动员’。飞机事件真相大白,是国民党来求和的,是真和谈还是假和谈很难说,既便是真和谈能否谈成也很难说。因此,就飞机事件而言,我们就当没有这回事,我们还要继续做好各方面的备战工作,随时迎接大批伤员的到来,不应有半点松劲情绪,要提高敌人的麻痹战术以防上挡。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喜看这个‘庞然大物’了。

不久,迎来了特大喜讯——北平和平解放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