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民回忆录

长祺文化 家族生命故事传承者 长者心理健康呵护者

 
 
 

日志

 
 

《淡淡烟云——蔡秀兰回忆录》1944年:裹 脚  

2014-08-26 10:34:38|  分类: 淡淡烟云:蔡老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长祺文化出品《淡淡烟云——蔡秀兰回忆录》。已征得主人公授权同意用于网络展示。需要样书的朋友请留言。

       四岁时,大娘和大姑开始给我灌输“不裹脚找不到好婆家”的观念。虽不知道啥叫婆家,看着大姑、二姑和大娘的小脚,我可能也以为都必须这样吧,还说要学我大姑,不学二姑。因为二姑的脚大,而大姑的脚是很标准的三寸金莲。

       一天晚上,她俩让我洗了脚,给我剪好脚趾甲,又哄又吓地继续给我讲道理,一边讲一边拿出准备好的裹脚布,大概不到4 寸宽。大娘说,每条都有一丈二长。先裹左脚,后裹右脚,从上往下一点一点往下缠,缠到底下再往上缠,直到把布缠完。大娘要给我缝上,大姑说不用了就没全缝,用几针封住算完。第一次裹,除了有点热也没别的感觉,不疼,穿上大鞋走路也不碍事。

       大概一个星期以后吧,大娘把裹脚布拆下来,换新布裹第二次。这次裹得紧了,还密密麻麻把布口缝起来。疼得我俩腿打哆嗦,不停地哭。晚上睡不着,把双脚晾在床沿外边,摆着双脚继续哭,要大娘给我取下来。她知道我脾气,也是心疼吧,就给我商量把缝口拆开一些,但不能全取下来。拆开个缝,稍微松快了一点。虽还是疼,可能也是哭累了,我才睡着。天快亮时又疼醒,我恨死了脚上的布,沿着拆开的缝口一点一点拆开,一圈一圈解开,狠狠地扔到床底下。

       早上大娘过来一看,赶紧问我布呢?我说扔啦!扔哪儿啦?不知道!眼看着大娘拿个笤帚又把裹脚布从床底下划拉出来,我没死没活得那个哭啊,谁也劝不住,不吃、不睡、不住点儿地闹。记不清是不是又被裹过一次,反正最后没裹成。每次想到这件事,我都觉得很幸运。如果当初真裹了脚,我大概就一直生活在农村了吧。

       2014 年夏天,我去看92 岁高龄的大姑。虽然只一年多没见面,我俩又都哭了。这个年龄,见一面少一面。她儿子,我冠河兄弟是村里出了名的孝子,多少年每天都是等大姑睡着了才从她屋里退出来。大姑生活无忧,身体也很硬朗。这是我们晚辈们的福气。现在村里没有会做金莲鞋的人了,大姑穿鞋成了个难题。小号童鞋穿着挤脚,大号童鞋就长了,只好从前面塞上棉花啥的。

1944年:裹 脚 - 老年回忆录 - 老年回忆录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