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民回忆录

长祺文化 家族生命故事传承者 长者心理健康呵护者

 
 
 

日志

 
 

《俯仰无悔 八四回望》1938年:14岁的新郎  

2014-08-23 20:59:51|  分类: 俯仰无悔:李老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长祺文化出品的回忆录《俯仰无悔——八四回望》。

已获主人公授权同意用于网络展示。


我爸在济南当店员时,有个认识很多年的师弟,俩人挺要好。等我爸打算回老家时,这个师弟跟我爸商量说:“大哥你这一走咱见面的机会很少了,这样呗,咱俩做个亲戚吧,做个亲家。”他家俩闺女,大的比我大很多,小的呢比我大两岁。当时我4岁啊,她就是6岁。他俩嘴上一说,这事算定下了。我就有了这门子娃娃亲。


我爸回来也没说这事,说了我也不懂。可能他跟别人说过,因为女方的姑姑就在我们庄上,庄上有人知道这事。等我十岁那年,她来走姑姑家,走亲戚。别人知道啊,叫着我的小名说,你媳妇来了,你媳妇来了。那个时候,懂啥什么叫媳妇,我也不知道。可别人这么一说呢,就觉得害羞。他们说在谁家谁家,我就知道是哪家了。他们还给我说女方长得啥样啥样。我也不答话。回家也不敢问。俺爸还是没给我提这事。我对象她当时不知道这些事。可能那些人也给她说来着,她也可能害羞吧,就没出过门,几天就回去了。那一回,俺俩就没见面。


第二年过年村里看大戏。那时候看大戏,男的在中间坐着看,四面都是大车,女眷啊孩子啊,一家人在大车上坐着看。俺是小孩,不能在中间坐,俺家又没大车,咋办?男孩子性子野啊,农村大车不是有俩拉车的拉手啊,俺老家叫“圆条”。我就站到一家大车的圆条上看。我是看见了,就听见后面有人吼我,说我挡住她了,她看不见了。我回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女孩,就跟她吵,“咋是我挡住你了啊,谁让你长得矮啊!”就这么吵起来了。她表姐在旁边来,看着俺俩吵,光笑也不吱声。过一会她才给我说,别吵了别吵了,这是你媳妇!俺俩第一次见面,还是吵架认识的。你说巧不巧。一说是俺媳妇,他就不好意思了,不说话了。我一听这话,也不吱声了。心想我得看看这媳妇长啥样,可又不好意思仔细看,反正那次以后就觉得这个媳妇还挺厉害呢。


话说着就到了阴历37年的年底,快过年了,阳历也就是38年一二月份吧。当时日本人就过来了啊,济南城里不太平。她妈已经去世了,她爸又找了个,这个后妈不怎么待见她,又兵荒马乱的,就想起来她有婆家这事了。他俩一商量,就又把她送她姑姑家来,就是送俺庄上来了。她姑父和她表姐夫就来俺家跟俺爸商量,说我也十四五了(我虚岁才14),反正我俩这事是早就定下的,要不就办了吧。当时是吃过午饭,我出去玩了不在家。我爸说太突然了吧,怎么也得准备准备。她表姐夫说,准备啥啊,这兵荒马乱,成天东躲西藏的。她姑父也把话说得很明白,那意思就是说他们家一大家人家已经忙不过来了,反正我对象是有人家的人,送过来我家他们也没打算再管啥的。商量来商量去,最后他们定下来说,先不办啥仪式了,先“团圆”了再说。意思是啥呢,虽然是成了亲了,不结婚,女的在男方家里边当个闺女养着。到了结婚年龄再举行婚礼。


我是一点也不知道啊,我正在村里玩呢。大概下午两三点钟吧,就有人来叫我回家,我问啥事啊,人家说,给你娶媳妇啦!中午吃饭啥事没有,出来玩了一会,就叫我家去娶媳妇了,这可能么?娶媳妇最快也得十来天之前就知道啊,准备准备,买个新衣服,拆拆洗洗什么的。半信半疑的,我也不理他。那个叫我回家的叔就说,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回家!就跟着回家,回家咱也不敢。我家管得挺严,回家咱也不多问,低着脑袋。我叔说,准备准备吧,还不信,真给你娶媳妇啦。我看看我爸,俺爸爸说,商量着准备准备给你娶媳妇。咱没好意思问,这怎么,怎么马上娶媳妇?媳妇在哪呢?怎么个事呢?不敢问啊。我爸又说,换换衣服吧。哪有衣服?我爸爸有个大褂,我当时穿了个破棉袄,脏乎乎的。棉裤露着棉花,都磨破了。我爸呢,有个大褂,给我穿上,套上就看不见脏、看不见破了呗。又给我换双鞋。当时冬天啊,我本来戴了个三色的破棉帽子。俺爸给我找了个瓜皮帽换上,我还不愿意戴。瓜皮帽薄,不暖和啊。


我换衣服这空,她那边也准备好了。找了个椅子,给她借了身衣服套上,蒙上红盖头,找几个人从她姑家给抬着送过来。也不知道从谁家借了个大花糕,老大老大的,能吃但不准吃,用毡子盖着。那时候结婚都有这个。可能是谁家刚结婚准备的,还没吃。没一个吹乐的。就这么抬着人和借来的花糕,送来了。我家里有啥呢?只有早晨我爸拿豆子换的三斤豆腐和两颗白菜。东借西借,弄了五个碗菜、五个碟菜,摆上贡,烧上香,拜了天地、媒人和父母。也就是下午4点钟,我就结完婚了。

 

那个过程里,我就跟着木偶似的,人家让弄啥就弄啥。心里烦叽叽的。这东颠西跑的,又来了个大闺女,还说是俺媳妇。俺爷仨已经够难的了,这咋又来一口子!管她?我自己还管不了自己来!日本人再来了,我自己跑得还挺利索。她能不能跑动呢?她跑不动咋办?当时一边做那些事,就老胡思乱想这些事,心里烦。


以前,我和俺二哥在北屋住。这不结婚了吗。俺爸分给俺一床被子、一床褥子。还把俺妈嫁过来时带来的一张桌子放我屋里。就这些家什。晚上了,得睡觉啊。她坐在床尾靠桌子的地方,趴桌子上。我远远地坐另一边墙角。俺俩谁都不说话,就在哪儿坐着。得坐到11点多。农村11点已经算很晚了。我困啊,总得睡觉。看着床上的铺盖我就发愁。床给铺好了,就一床被子。以前我和我哥都是分开一人一床被子睡。现在就给铺一条被子,这是俩人睡一个被窝啊。那时候穷,不像现在里面穿衬裤、裤头啥的,就一条破棉裤。这可咋睡。可能她也发愁。撑到11点多,我是在是困了,就给她说,咱睡觉吧。咋睡?我也不知道。可又不能不管人家自己睡,就一床被子啊。她说,“你睡吧,我不睡。”我一听,那行。你让我睡,我就睡。反正我问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睡的。她不是在床尾坐着吗,我跑床头倒下睡觉。


就听见她开始哭。我问她,你哭啥啊。她不吱声,还在哪儿哭哭啼啼的。我也不知道该咋办。心想,你想哭你就哭吧,反正我也没惹你,没打你。是你自己想哭。我还就真睡着了。天快亮的时候吧,我醒了,见她也在床尾睡着,也穿着衣服衣服睡的。她盖着个被子边,我盖着个被子边。我一起身,她也就起来了。起来了就问我,做饭在哪儿啊?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女的结了婚得做饭。其实她那时虚岁也就16岁,说来也是个孩子。我领着她到厨房,我俩刷锅倒水开始做早饭。一有动静,俺爸也起来了,过来和俺俩一起做。日子就这么过上了。


俺俩结婚以后没多久,日本人就又来了。来了我就领着她跑。不是手拉手领着,我害羞,哪好意思领着。就是我在前面跑,她在后面跟着我。她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女人,挺闯实,能跟得上我。再说她毕竟比我大两岁。我就带着她跑。心里还是挺烦的。我一个跑多容易,现在多了一个累赘。好在她能颠能跑的,也不喊我等她啥的。我在前面跑,她就使劲在后面跟着我。跑哪儿去啊?他日本人都是路过,他住这个村子,那前面那个村子就没日本人,就往那儿跑。怕他们祸害女的和小孩啊。来了日本人我们就跑。后来她和婶子大娘的都熟了,我也大点了。再来日本人,她就跟着她们跑。我留下来陪俺爸打理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