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民回忆录

长祺文化 家族生命故事传承者 长者心理健康呵护者

 
 
 
 
 
 

回来了!

2014-10-20 19:27:19 阅读105 评论0 202014/10 Oct20

 出国考察项目,久不来做更新了。

各位老朋友,晚上好!

作者  | 2014-10-20 19:27:19 | 阅读(10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恭祝各位长者中秋节阖家安康,幸福吉祥!

2014-9-8 10:06:08 阅读63 评论1 82014/09 Sept8

恭祝各位长者中秋节阖家安康,幸福吉祥!

露从今夜白

月是故乡明

作者  | 2014-9-8 10:06:08 | 阅读(63) |评论(1) | 阅读全文>>

《淡淡烟云——蔡秀兰回忆录》之元宵节夜会

2014-9-8 9:45:09 阅读74 评论0 82014/09 Sept8

元宵节,不怎么吃元宵。会放一点点花(烟火),还会放“拉鞭”。大爷拉着长长的燃着的鞭炮在胡同里跑,一直跑到大路上。这是家里每年都要做的事,邻居们也都会等着看。看完拉鞭,就赶紧去看夜会了。

蔡楼正月十五的夜会,十里八村很有名,并且通常连演两天。每年那个时候,其他村里的亲戚半下午就赶过来了,拉拉呱,早早吃了晚饭,赶紧去家庙(现村委会)前面占地方,半条街跟赶集似的。记得当时常说的一句顺口溜是“听见外面锣鼓响,锅饼贴到门框上”,意思是说锣鼓一响,人心慌慌,都没心思做饭了。天一黑,场子四周很多一米多长的大灯笼,一下子就亮了。这么多的光亮,就让我觉得很好玩了。更让人兴奋的是,这光亮也说明节目就要开始了。

先是跑竹马。看着一群穿戏服的人站在竹蔑扎成的纸马中间,排成队站在场边,人群马上安静下来。大锣一敲,这几个竹马就活了,先围圈跑,每个竹马后面还跟个打旗的小孩。认出来其中的小伙伴,我们都叫他名字。也不知道他们跑得啥,说是“跑阵”呢。看不懂,可看着他们忽忽悠悠地跑,就觉得好玩。中间有个人不停动弹,可能是指挥官吧。一开始是转圈,跑着跑着就开始穿梭,过一会儿又跑“8”字。我就觉得眼不够用。好玩的是,它们之间还打架,你踢我一脚、我踹你一下,打急了眼还相互咬。还谈恋爱、亲嘴呢,大伙儿都笑,我们小孩也跟着傻笑。

跑旱船的一出场,小男孩们就起哄,喊“三娘们!三娘们!”这个“三娘们”是俺庄上一个男的,按辈分我该叫三爷爷。他是跑旱船的头儿,每次跑他都装女的,可放得开了,最好笑最热闹的一定是他。平时在村里走路也扭搭扭搭的,别人给他开玩笑,起了这么个绰号。别人叫,我不敢叫,就低声喊:三奶奶……

作者  | 2014-9-8 9:45:09 | 阅读(7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淡淡烟云——蔡秀兰回忆录》之过节的风俗

2014-9-8 9:26:05 阅读88 评论4 82014/09 Sept8

过节的风俗

祭灶和过年,是童年印象里比较重要的两个节日。祭灶那天可以吃到一点点“祭灶糖”。那本来是给灶王爷的贡品,黏住他的嘴好让他到了上天多报喜、少报忧。印象里灶台上方一年四季都贴着灶王爷的像,是个白胖的官爷,甚至看上去像个大胖小子。烟熏火燎的,到了祭灶这天,旧画大都黑乎乎看不清楚了。旧像一定得在腊月廿三晚上烧掉,送灶王爷上天,再把新的贴上去。烧前一定得磕头。我们小孩子如果在旁边,也会被大人拉去一起磕。

除夕那天,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印象中都是大爷做,像撒芝麻杆、放顶门棍啥的。旧时农村睡得早,等家里所有人都睡了,大爷会放3 个大炮仗,这一年就算圆满了。初一早上,不许叫人起床。可我们这孩子憬(期待、盼望)年啊,都早早地起来。所有人都起床后,大爷会再放3 个大炮仗,新的一年就算开始了。婶子大娘们盛饺子必须是双数,也必须比家里实际人数多,以求人丁兴旺、好事成双。年轻人碗里的饺子可以多一些,但年长的长辈一次也就是三四个的样子,吃完了再盛。这样,回头晚辈来拜年,问起来吃了几碗饺子啊,就可以“如实”回答“吃了好几碗!”

家里人再多、饺子再少也不能吃完,锅里箅子上得放个碗,碗里留几个饺子,边上放几个馍,叫“七天不空锅”。家里先祖的牌位都在爷爷家,每年大爷他们弟兄们都要凑一份贡给爷爷送去、摆上。一到过年,爷爷也都起得特别早。我们小孩先等着大人们拜过年,再手拉手去给爷爷磕头。一进院门,就能看见爷爷在堂屋的椅子上坐着,桌前早就铺好席子和红毡布,桌上的压岁钱也排好放那儿了。过年时做好多事都强调时辰。像门神和对联,必须在年三十午时之前贴好;初一早晨不出太阳不能倒尿壶;三十晚上撒的麻杆必须过了初一午时才能收等等。

作者  | 2014-9-8 9:26:05 | 阅读(88) |评论(4) | 阅读全文>>

【转载】“啃老族”是怎么炼成的

2014-9-6 10:02:26 阅读73 评论0 62014/09 Sept6

您的来访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请给我一些鼓励,点击我博文右侧、下面广告。谢谢!

作者  | 2014-9-6 10:02:26 | 阅读(7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早安

2014-9-6 9:24:02 阅读82 评论1 62014/09 Sept6

祝福各位长者,在新的一天里安详自得!

作者  | 2014-9-6 9:24:02 | 阅读(82) |评论(1) | 阅读全文>>

这也是传统和修养。【转载】老上海吃饭规矩

2014-9-5 20:31:29 阅读94 评论2 52014/09 Sept5

老上海吃饭规矩

素材网络/编辑万代兰晓

上海人吃饭的规矩您知道多少呢?小时候吃饭的时候大人总是会说:“囡囡啊,伐可以搿能,伐可以哎能……”那么上海人吃饭有哪些规矩呢?

1、盛饭须先在锅里把饭打松,盛在碗里的饭是粘连的散粒,不能有团团、块块。盛饭宁浅勿满,可以再添,却不能一次盛得高出碗口。

2、吃饭要端起饭碗用筷子夹饭送进嘴里,不能用嘴靠着碗边拨饭吃,更不能把碗搁在桌上低头扒饭。

3、饭须吃得颗粒不剩,吃完后筷子不能搁在碗上,因为这是饭还没吃完的表示。

4、吃饭时不能边挥动筷子边说话,这样会遭到筷子被快速没收的小惩罚。

5、拿筷子的姿势要标准,位置要恰当,太高,过于无礼;太低,显得无知。

6、夹菜要顺势、自然,不能连续夹某个菜两次以上。切忌目光老盯着菜,做翻、挑、“釜底抽薪”等动作。

7、要尽量夹靠近自己面前的菜,从别人的筷子上面越过、底下穿过去夹菜,都是万万使不得的。否则就会遭到“呒规矩”的低斥声。

8、吃鱼不能翻身,菜碗不能随意搬动。

9、如果家里有人患咳嗽或轻微感冒,则在此人面前放上一双“公筷”,还会添上一小碗汤。准病人自会一连数天用“公筷”夹菜,在小碗里喝汤,直至身体痊愈为止。

10、不能用端碗的左手中指把筷子夹在碗底去舀汤。这是在露天干活人的“吃相”。因为就地吃饭,没有搁筷子的饭桌,只能把筷子夹在饭碗下面。

作者  | 2014-9-5 20:31:29 | 阅读(94) |评论(2) | 阅读全文>>

生如夏花

2014-9-5 19:14:04 阅读48 评论0 52014/09 Sept5

作者  | 2014-9-5 19:14:04 | 阅读(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清淡

2014-9-5 13:11:20 阅读31 评论0 52014/09 Sept5

面对这世界,不知说些啥。

结茅千仞冈,聊吃一壶茶。

转自老树画画微博

作者  | 2014-9-5 13:11:20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拥有什么特质的人晚年更幸福?

2014-9-4 22:26:07 阅读33 评论0 42014/09 Sept4

根据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的一项新研究,年长妇人、“勇敢”的人与最近经历过重大伤痛的人,最可能对陌生人产生悲悯心,而富有同情心的人则在晚年时更为健康幸福。

  据报道,研究人员说,由于同情心行为与年老时健康与幸福感状态较佳有关,他们的研究结果能对如何协助缺乏同情心的人提供见解,因为缺乏慈悲心可能让他们变得寂寞并在晚年陷入孤立。

  加州大学精神医学系教授、研究报告共同作者艾勒(Lisa Eyler)博士表示:“任何能协助老年人更成功老化的方法,我们都有兴趣。” 她说:“我们知道社会连结对健康与幸福感来说很重要,我们也知道想对其他人友善者,能获得更大的社会支持。” 她还提到:“如果我们能培养人们的慈悲心,我们就能增进他们的健康与幸福感,甚至让他们更长寿。” 这项研究是根据对圣地亚哥郡随机挑选的1000多名成人所做的调查,研究对象都超过50岁,年龄中位数是77岁,这项调查认定能预测个人自称同情心程度的3项因素,分别为性别、最近承受的苦难与高度的心理强韧度。无论年龄、收入、教育、种族、婚姻状况或心理健康状态如何,女性在慈悲心测量上的分数,平均高过男性。

  曾“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且过去1年经历过个人伤痛者,象是家人死亡或生病,无论男性或女性,都有较高的慈悲心。 对于能东山再起声称拥有较高信心的人,也对陌生人产生更多同情心,且乐于协助需要帮助的人。 本研究结果刊登于“老年精神病学国际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r

作者  | 2014-9-4 22:26:07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欢迎济南的长者博友加入“老朋友”俱乐部 !

2014-9-4 21:53:18 阅读27 评论4 42014/09 Sept4

“老朋友之家”读者俱乐部,

是《山东商报》旗下《老朋友》杂志社成立的“老朋友”活动大本营。

目前已有成员近400人。

在“老朋友之家”俱乐部里,

我们将定期不定期向会员朋友提供健康讲座、歌舞指导、书画培训等,

还将组织特色旅游、文艺汇演、健康义诊,

以及书画、摄影、征文比赛等服务内容。

目前,“老朋友之家”俱乐部继续接受会员报名。

报名热线:0531——88197600。

报名地点:济南市历山路157号天鹅大厦山东商报1008室。

元旦之前报名成为“老朋友之家”读者俱乐部会员的朋友,

将免费获赠当月或下月的《老朋友》期刊一本。

结交新朋友,快乐休闲活!老朋友之家,欢迎您!

作者  | 2014-9-4 21:53:18 | 阅读(27) |评论(4) | 阅读全文>>

《新浪潮·老朋友》文摘,是由《山东商报》面向中老年读者主办的国内首份涵盖时政、历史、健康、休闲生活的大字刊杂志。

最新一期《新浪潮·老朋友》文摘9月5号刊发。

长祺文化现面向网易博客免费赠送100本。

先到先得、赠完即止。

济南市区的朋友请方便时来公司自取。

地址:舜耕路40号山东财经大学舜耕校区。

外地朋友请留下联络方式,长祺文化将为您免费邮出。

点点滴滴,长祺文化为长者的开心快乐尽心尽力!

长祺文化服务咨询热线:400—8799—531

作者  | 2014-9-4 15:01:25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宽恕之难与宽恕的智慧

2014-9-4 0:10:31 阅读37 评论0 42014/09 Sept4

宽恕很难,如果对方的言行曾经带给自己伤害。

是的,宽恕的最大障碍似乎是无法对自己有个交代:

“我怎么可以赦免那些造成伤害的行为!”

“宽恕不就等于同意别人来伤害自己吗?”

不原谅,一定有自己不原谅的理由和原因。

但也可能,抓住怨恨只会让自己活在痛苦里。

无法宽恕,于是我们惩罚自己,而不是别人。

每个人都曾经被伤害过,包括那个伤害过你的人。

对方也是平凡的有思维误区、会犯错的人。

是吧,他也只是一个人。

宽恕是内在的活动,我们因宽恕别人而治愈自己。

别人的已经发生过的行为,是历史的事,是别人的事。

我们无须宽恕他的行为,我们宽恕的是他这个人。

我们没有刻意去忘记历史。

我们只是让自己学会原谅,从而不让自己因为复仇的欲望而生活在痛苦里。

是的,复仇的欲望是让人难以宽恕的第二个障碍。

那么,以牙还牙吗?

易中天先生说:“那些害我的人,我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很多家长教育孩子说:“别人欺负你,你就打他!”

不论谁伤害了我们,一定要让他尝尝我们受到的伤害!

结果往往是我们自己受到更大的伤害。

日常生活中的以牙还牙至多只能得到暂时解脱或满足,然后可能就开始感到愧疚。

因为你把自己贬低到和对方同样的地位,而对方的行为是你一开始就不以为然或认为是错的。

是的,伤口很深,似乎已经无限深入到心灵的每一个能感受到疼痛的神经末梢。

作者  | 2014-9-4 0:10:31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些长者在撰写自己的回忆录初稿时,面临着写作基础知识方面的困扰。

下面这些文章,点击即可进入,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同时,长祺文化也善意提醒:

真实地、自然地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出来,可能就是最好的文章。

标点符号的书写格式

“的、地、得”的使用

怎样锤炼语言 

怎样修改病句

 巧识病句十八招

怎样写出事件的波澜

修改文章五步走

让文章妙笔生花

作者  | 2014-9-3 22:22:12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南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山东财经大学教师 济南社工协会督导 长祺首席访谈人 张健
 
近期心愿年内完成20本长者回忆录。
QQ453545517
E-Mail sdcyzj@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页脚

我的照片书 - 博客风格 - 手机博客 -

 

&nbsass/"> thism2a fc08" targetame="js">this x.tmlv> <$_foot_subscrib cl me="js">thisass="capbloan>
space">&nbsan class="p fc10">- nba="3"阅读全蝜v>
_blank" href="http://www {/p0" i离>  ; {/if} =t">列表e1 x/di"_b0 ml">手机博客 thistm=1ct t"pager">me="js">thisass="caan>
${
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请蓅x/di"_b0 ml> 新闻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e1 x钍nk" 1/pu6&div clakfcenbw41211_0> class=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emlasx/di"_b0 ml> 邮箱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xtarex/di"_b0 ml> .nam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yuedux/di"_b0 ml> 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yuedux/di"_b0 book大> mg.閑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e1 xyoudao1/pu6大> 有道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xtarex/di"_b0 pp/squp fb.b> 摄影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qiyex/di"_b0 ml> 企业邮箱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qupnx/di"_b0 ; 优惠券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v> /di cl;大> 云笔记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fmx/di"_b0 ; 闪电邮e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邮箱大ss=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 fc10">- 印像派= nofol_blank" href="htt">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cps.kaola1/pu6cps/cl;in?unv> Id=4://34127131&vv> cl;topnav/a>&track"_bCode=&targetU> =t">列表e1 xkaola1/pu6大> 考拉海购= nofolow" class="12390" me=e">
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t">列表rgeemlc10">- lcr"= nofol我的照片书me="jcv}';"/>
&:nt|b-are nb蔿 i clhidme=e"oan>1oan>1-4${
{/p0" i离>   {/if} 手机博客 thistm=1v clefme="l me="js">thisass="case">
${
手机博客 <-are nb pnt>   {/if} clav cl= 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v cl搬家= 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if} v clVIPnian= 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if} 媚>&n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if} 小组e 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手机博客 <-are nb pnt>  
721279nbw082863728829/ {/if}
LiveWrgeerbh">&n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721279nbw0927132辗00/ {/if}
wordbh">&n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if} 邮件bh">&n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 br bh">&nnofolow" class="12390" me=e">
手机博客 <-are nb pnt>   {/if} 群v cl&n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v cl油菜地&n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if} v cl话题&n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if} v cl热点&nnofol_b">手机博客 <-are nb pnt>  手机博客 <-are nb pnt>  
&:nt|b-are nb蔿 i clhidme=e"oan>1oan>1-4${
dld.p={log.163.com/serv">手机博客  &gx钍nk" 1/pu6post/1cd8bwt0_115dea2f"> class-缝隙是光1622ag t方c/23="bgstiape:x.id,x.movem-gachaW手机博客 bsp;
手机博客 bsp;
手机博客 bsp;
手机博客 bsp;
m> <手机博客 ow" v> dld.p={l{/list} {/a>手机博客  手机博客 bsp;
手机博客 bsp;
手机博客 bsp;
手机博客 m> <手机博客 ow" v> dld.p={log.163.com/serv">手机博客  <拿孛芑ㄔ癱/23="bgstiape:我的照苚w" class="texti过蔿 i1oam seebywaycl _blank" href="htt"area n> 
1oan>1-4${
&/static/133205492201173ow" class="texti过蔿 i1oam raid clp://laon="nbw-act">  潇潇一夜雨 叶落知多少nnof;我的照片书我的照苚w" class="frog.&3"阅读全://ow" v> &:10px;v> or:#ff770nt|b-are nbass="cafroi  cl;&pkv> EoMXCuf&pkht cl;x/di"_b0il">手机博客 <{/list} {/a>注册nnofol_bog.163.com/serv-are nb clhidfroi 1oan>1-4aspm=1
this {/p0" ime="j-are nbfs="ddiss==1
thisf
我的照莆业恼掌我的照苨cript ttc t"scap/javascript5j0(fundiv> (){渎紃 e = docu&nbs.getElt="ntByIiv cl;>
v> 0 i-emlas'); if(!!e) wassow.g" ss="out(fundiv> (){e.&/sta.c/13320='';},50); })()0;蝧criptj0;script  t">列表shared.yd/a> t">列表ursdoccdn.nosdn.127 0">&acn0-6mlog.163.com/serv-are nbp="_barget="_bla bhbh"> -;b13azecn0帮助nnofolme="j-are nbfroi clhidme=e"oan>1oan>1-4=1
p="_barget="_bla bhbh"> u-n"ofolommentCount>0}${x.com洗笸迹⑻砑幼远ㄒ00"> 0">&dc080> div/div>//ow" class="grsp: &nbnamhxtarea name="jsb幼远ㄒ.couttc of(y.v)om/str"_b';
0}${x.com洗笸迹⑻砑幼远ㄒ00"> 0">&dcn0-.count|defaulw:0}0"> div/div>cml?frompe pnt> &nbnamhxtarea name="jsb幼远ㄒ
列表apinter" class="n'; ss="phidemsg = 't">列表apinter" class="nmsg/dwr'; ss="phidedwr = 't">列表apinter" class="net="_blank" cl/dwr'; ss="phidevcd = 't">列表apinter" class="nnbs/nbstcha;列表b釉叵嗖崾荩肷院笤&/sta/m/#m/'; ss="phideocat= 't">列表osnter" class="n cla> 列表osnter" class="n cla> 列表osnter" class="n cla> 列表b釉叵嗖崾荩 cla> 列表b釉叵嗖崾荩 cla> 列表b釉叵嗖崾荩 cla> 列表b釉叵嗖崾荩 cla> 列表b釉叵嗖崾荩 cla> <_ass="c _add= 't">列表b釉叵嗖崾荩 cla> <_ass="c _adddiv c; ss="phideph> 列表xtarexd距續x/di"_b0/ cl;/wrgeeBcl;Callbackln2'; wassow.CF = { ca:true ,mid:0 ,ceNe' ,cc
列表xtarex/di"_b0 ph ;t=nbw0x n5' ] ,cj:[0,1,2,3,4,5,7,8,9,10,11,13,15,20,21,22,23,26,27,28,29,30,31,32,33,34,37,39,40,41,42,43,44,45,51,52,53,54,501,601,602] ,cl sps="r tr8,/div>

 t">列表b1釉叵嗖崾荩肷院笤賠/j/pc.级?v=w齲546429">&c08;蝧criptj0;script ttc t"scap/javascript5> t">列表b1釉叵嗖崾荩肷院笤賠/j/ph.级?v=w齲546429">&c08;蝧criptj0;script>awassow.g" ss="out(fundiv> (){0(fundiv> (i,s,o,g,r,a,m){i['GoogleAa> y 0 sObj/di']=r;i[r]=i[r]||fundiv> (){(i[r].q=i[r].q||[]).push(argu&nbss)},i[r].l=1*请蒩Dhs=();a=s.c距纓eElt="nt(o), m=s.getElt="ntsByTagl bh(o)[0];a.async=1;a.&nbsg;m.par"ntNode.in/aptBeb-me(a,m) })(wassow,docu&nbs,'script',0//e1 xgoogle-aa> y 0 s1/pu6> y 0 s1js',0ga'); gav c距纓eac 'UA-69nb496">awassow.g" ss="out(fundiv> (){0Jx钍a"> ript('t">列表music.ph嗖崾荩琾h嗉?0.1'); J.postDhsaByDWR(ss="phidedwr,'MusicBeanNew','sesp;pyass="MusicSessv> Tss=n',div c); },w0x0); ;蝧criptj0;script>awassow.g" ss="out(fundiv> (){0录r script = docu&nbs.c距纓eElt="nt('script'); script.async = 1; script.&nb = 't">列表b1釉叵嗖崾荩肷resf/di/r